字体
关灯

第203章
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203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南夜爵抿起薄唇,什么都没有说,点了点头,就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李航跟在后面,他站在门口,眼见男人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内,他倚在门框上,黑色的眼眸内仿佛越发沉寂了。

    南夜爵走出楼道的时候,深深呼出一口气,感觉到心头像是被压着块很大的石头,这会经凉风一吹,那股子沉重窒闷倒是全散了。

    李航回到窗前,看着南夜爵驱车离开,他身影站得笔直,男人找来的时候,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却没想到,面临的只是场平平淡淡的会话,没有任何的血腥。

    南夜爵本想去容恩那的,但是看了看时间,不早了,这会过去,也许她们都睡了。他手指在方向盘上敲打几下后,决定回到御景苑。

    母女俩几乎整晚没睡,容妈妈抱着结婚证,眼睛半眯着,容恩想将它拿走,刚动下,妈妈便醒了。

    她只能由着容妈妈,外面的饭菜一口没动,直到天际泛起亮光之时,容妈妈才顺着枕头躺下去,容恩悄然起身,将打包过来的米饭放入电饭煲,准备煮稀饭。

    不多久,外面就传来鞭炮的声音,一阵阵,震耳欲聋,撕开这好不容易才有的安宁。

    容恩想给妈妈炒几个清淡的菜,但冰箱里什么都没有,她只能回到客厅。

    这时,传来一阵很均匀地敲门声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南夜爵,便放轻了脚步过去开门,在看清楚外面的那张脸后,容恩明显怔了下,刚要将门关上,对方却已经挤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清月穿着上好的大衣,脚上的高跟鞋在走路的时候发出噔噔的响声,她倨傲的视线望向四周,这儿果然是简陋不堪,“你们就住在这?”

    “你都找到这了,还明知故问做什么?”容恩挡在她面前,并不让她再有所动作,“你这样闯进来,未免太没有礼貌了吧?”

    “恩恩,是谁啊?”

    尽管容恩压低了声音,但还是将容妈妈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她披着外衣走出来,林清月摘下手套,自顾在狭窄的沙发上坐下来,她似有嫌弃地皱了皱眉头,“啧啧,你们这客厅还没有人家的洗手间大呢。”

    容恩过去,搀扶着妈妈的手臂,“妈,您先进屋,这儿我来应付。”

    容妈妈没有转身,而是坐到了林清月面前,“既然我这屋子这么不入你的眼,又何必大清早地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林清月脸色变了下,依旧维持着端庄,她打开包,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,放到茶几上,“我这趟过来只为一件事,这儿是一张两百万的支票,我希望你们能拿着这笔钱,走得远远的,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。”

    容恩起来的时候,特意将窗子都打开的,这会寒风吹进来,将那张支票吹得三两处飘零,看穿了,不过就是薄薄的一张纸。

    容妈妈双手放在膝盖上,那张支票连碰都没有碰一下,“你拿回去吧,这儿是我的家,我不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