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
第204章
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204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容恩扭过头去,就见妈妈已经昏迷过去,她急得几乎栽倒在地上,只能任由南夜爵将她扶到一边。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容妈妈躺在病床上,手背还插着输液管,容恩将她的头发向后拨了拨,南夜爵进来的时候,她连忙回头,小心翼翼的将妈妈的手塞入被窝中,“夜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南夜爵弯下腰,左手落在她肩膀上,声音刻意压低,“没事,就是失血过多,别怕,我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恩,别担心,伯母就是受了些刺激,让她睡会吧。”

    容恩眼眶酸涩,这个时候,她已经毫无章法了,妈妈住院的手续都是南夜爵一手办妥的,她双手搂住男人的腰,将冰冷的小脸紧贴在他小腹间,“要是你不在的话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我又急又怕……”容恩双手收拢,南夜爵握住她的双肩,发现她两个肩头都在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,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南夜爵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,自然明白是林清月从中作梗,既然对方是使了收买的手段,他就花更多的钱,堵住了那女人的嘴。

    一整天,容恩都是魂不守舍的,南夜爵没有去公司,守在她边上,直到接到楚暮的电话后,这才吩咐容恩几句,说他马上回来,便焦急地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容妈妈醒了,容恩悬着的心这才落下来,她让妈妈躺着好好休息,再三叮嘱后,这才小跑着出去,想给她买些吃的回来。

    容恩回到病房的时候,透过上半段的玻璃门能看到男人坐在病床前的背影,她想也不想地推门走进去,容妈妈忙擦拭着眼角,男人听闻动静,扭过头来,“恩恩……”

    容恩将吃的东西放到床头,脸色骤冷,“你来做什么?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件事是清月做得不对,恩恩,爷爷和奶奶已经知道了,他们特地让我过来,接你回家的。”容子岩语露欣悦,完全没有顾及容恩眼中的悲戚,说到底,他们容家就是不想自己的孩子流露在外,至于妈妈,这个男人就从未表过态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爷爷,奶奶,更没有爸爸。”容恩见床头有果篮和鲜花,她视线微灼,将东西全都拎在手里后丢出去,“你不用再来了,只要你们不闹,我和妈妈永远都不会说出这件事的。于我们来说,这是最大的耻辱,所以,别人不会知道你们容家外面还有我这么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容妈妈靠着床头,什么都没有说,她眼神灰暗,对这个男人,仿佛也已经死心了。

    容子岩被挡在病房外,也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,容恩将帘子拉上,索性隔断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男人就走了,容妈妈才醒过来,身体很虚,容恩正在给她喂饭的时候,病房门却是再度被打开了。她以为是查房的医生,回过头时才发现,竟然是警察。

    容恩心头不由咯噔一下,她放下手中的碗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是容恩吗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折身将容妈妈的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