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
第207章
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207章 (第1/3页)

    楚暮倒是神色自然,将手里光润的杯子放到桌上,“我为什么要将她藏起来,怎么,她不见了,你就怪到妈的头上,也许,是她收了谁的钱,走了,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容恩坐在床上,外面的谈话声一字不差地落入她耳中,她快速起身,双手拉着门把,使劲拽动,又用力拍起大门,可客厅里依旧安静无比,谁也听不见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夜,夜……”

    容恩双手死死扣住门把,她知道,没有用的,南家每个私人岛屿不但地处隐秘,而且每个空间都是独立的,只有里面的人才能听得见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南夜爵双手合十,眼帘微垂,沉默许久后,将左手上的尾戒摘下,放到了楚暮面前。

    女人瞥了眼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恩恩留下的。”南夜爵情难自已,喉间轻哽,抿起嘴角道,“里面有ck的标志,我找到那家首饰店,服务员说这是恩恩为我买的,她如果真的打算走,就不会这么大费周章。妈,我一早便说过,我们之间的事不用你管,能如此轻松自如地出入御景苑,还能将人带走,除了你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楚暮不动声色,轻啜口茶,“那也只能怪你自己没有将人看好,爵,我还没有那么无聊。”

    容恩只听得外头传来哐的巨响,好像是茶几什么的东西被踢翻了,紧接着,便是楚暮地怒吼声,“你疯了是不是?为了个女人闹到我这来,爵,我是你妈!”

    “是,见不到恩恩,我是会发疯,妈?世上没有一个亲妈会那样对自己的儿子,你眼里只有你看得见的东西,我爱恩恩,我要她!”

    “住嘴。”楚暮怒不可遏,“你要她,好,那你就去找她,别在我这发疯。”

    南夜爵踢开脚边的东西直奔二楼,一道道房门被推开,他来到拐角处,右手已经触及到门把。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那里面放着的是你爷爷和你奶奶的遗像,别说是你,若不是忌日,我都不会进去,你敢这么闯进去?”楚暮顺着楼梯来到南夜爵身后,一手直指向他,“为了个女人,你真是什么都看不进去了!”

    南夜爵落在门把上的手一怔,五指握成泛白,使劲拧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夜,救我,救我出去……”容恩听到动静,原先顿住的动作变得激烈,可无论她怎么拍打,外面均没有丝毫回应。

    南夜爵按下了门把,可并没有打开,门是被反锁着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绝望,早已灭顶,容恩怔怔松开手,两条肩膀犹如千斤重般垂在两侧,她步履蹒跚地转过身,将后背靠在了门后。

    “妈,我最后问你一遍,恩恩在哪?”南夜爵依旧没有松开手,嗓音嘶哑地厉害,他焦急不已,两个眼睛更是充满血丝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南夜爵戴着尾戒的左手垂下去,容恩的哭声,他听不见,而他的焦虑,她却都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最终,男人还是离开了,这时候的时间,他耽误不起,楼下的佣人正在清扫客厅内的狼藉,楚暮在确定他走后,这才取来钥匙打开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