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

《女主上官若离》:章节目录 第59章 你说这事巧不巧

    逐月忙伸手抓住上官若离的手腕,“王妃,属下在这里,您扶错人了!”

    上官若离不想放开元昊,奈何逐月的力道不小,她又不能暴露自己会武功,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松开元昊,顺便在他光滑的手背上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啧啧,一个男人,虽然手掌有薄茧,但手背滑嫩的很,可见是个养尊处优的习武之人。

    元昊被吃了豆腐,耳垂儿红的能滴血了,气的咬牙切齿,但此时不是赌气的时候,道:“我送你们回去!”

    “谢元少侠!”追风、逐月感恩戴德,若是再有高手,有元昊在安全很多。

    逐月面露为难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雪莲带着丫鬟跑了,他们是暗卫,又不能现身,总不能让元昊一个大男人送上官若离回去。

    此时,巷子口拐进一伙儿人,带头的正是定国公府的锦阳郡主郑舒悦。

    郑舒悦一身黑色绣着金线花纹的劲装,英姿飒爽而来。

    “小瞎子!”

    上官若离忙惊喜道:“锦阳郡主!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郑舒悦已经到了近前,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,神色凝重的道:“你不是来找我的吗?我在街上碰到几个惊慌的轿夫,抓住一问,才知道你在此遇险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离道:“是,我是想问你能否到京兆尹帮忙救一个叫白青岩的捕头。”

    她感觉到周围有高手气息,定是梅花阁的人出现了,如果他们真的见梅花令如见阁主,就应该去救白青岩。

    元昊自然也察觉到周围有数个高手,眸色微冷。

    郑舒悦眉头微蹙,道:“虽然我定国公府已经没落,但父亲的很多旧部还在,我会设法周旋,先回府细讲。”

    说着将上官若离重新扶进轿子,示意身后的下人抬起轿子。

    追风、逐月闪入暗处,他们也察觉到周围有高手气息,不敢有半点疏忽。

    元昊看着上官若离被抬走,眸色骤冷,目露杀气,看向高手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空气微动,有几个身影离去。

    是敌是友尚且不明,他也不敢大意,纵身跟着上官若离的轿子。

    郑舒悦建议上官若离住在定国公府,但上官若离惦记着那些嫁妆和床底下的千年玄铁链子,当然还有证明上官若仙不是上官天啸的种的那封信。

    肖云箐以为她死了,肯定会命人搜梅香园。

    郑舒悦没办法,只好带着两队护卫,亲自把她送回了镇国大将军府。

    肖云箐听说郑舒悦把上官若离救了,气的咬牙切齿,不过郑舒悦是郡主,她还是来了梅香园拜见。

    “见过锦阳郡主!”肖云箐不情不愿的下跪。

    锦阳郡主豪放的靠在椅子上,看着跪在地上的肖云箐,冷冷一笑,道:“肖夫人真是当的好家啊!镇国大将军府可真不太平呢!大小姐出门总被刺杀,二小姐在府里偷人被捉奸……”

    “锦阳郡主,那都是谣言!不可轻信。”肖云箐脸色通红,语气生硬的打断锦阳郡主的话。

    郑舒悦痞里痞气的道:“我信不信不要紧,最重要的是皇上和太子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自然是不信的,郡主还是操心一下自己的婚事吧。”肖云箐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,太子自然不会信,即便是信,他也不会与上官若仙退亲,镇国大将军府的势力可是皇子们争破脑袋都要争取的。

    只要上官若仙使个手段和太子有了床笫之欢,此事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郑舒悦听多了这种讽刺,也不在意,嘲冷一笑:“肖夫人还挺自信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离见状,转移话茬子道:“今天我出事,雪娥几个不誓死护主却丢下我这瞎眼的主子逃命,母亲觉得应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上官若离就坐在郑舒悦身边,坦然的接受着肖云箐的跪拜。

    肖云箐眸光阴狠,道:“杖毙!”

    反正这个瞎子也看不见,即便是雪娥在她身边她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郑舒悦冷笑道:“希望肖夫人说到做到,镇国大将军后日就进城了,本郡主会与他汇报此事,让他知道我救了他的宝贝女儿,欠了本郡主一个大人情。”

    肖云箐攥紧了拳头,极力维持着平静,但头上的钗环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郑舒悦也不想看肖云箐这种刚愎自用、心如蛇蝎的蠢货,摆摆手道:“你退下吧,小瞎子今天受了惊,本郡主这两天会住在这里陪她,一应下人本郡主都带着呢,让梅香园的人都回避吧。”

    肖云箐瞳孔猛缩,道:“最近有人对镇国大将军府不利,还请郡主回府,若是郡主有个闪失,镇国大将军府担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郑舒悦不耐烦的道:“肖夫人不必担心,本郡主带着两队护卫,都是与家父上过战场、身经百战的精锐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肖云箐愤愤起身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郑舒悦是个混不吝的主儿,背后有定国公的旧部,姑姑还是皇上的德妃,外祖家是东溟最大世家王家

    所以,明面上她惹不起。

    上官若离心里暗暗叫苦,有了有武功的郑舒悦与她同榻而眠,她晚上出去见肖飞的计划又泡汤了。

    晚上有高手来犯,但外面有一干侍卫和暗卫,只听到一阵打斗声,并没惊动二人。

    二人彻夜长谈,非常投机,倒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    上官若离从郑舒悦嘴里知道了东溟子澈的很多事,当然也不着痕迹的打听到元昊是江湖第一侠客,来无影去无踪,行侠仗义、惩奸除恶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一早,京兆府尹就被弹劾买官卖官,九门提督被弹劾徇私枉法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太子的人,九门提督还是国舅、皇后的胞兄。

    带头上折子弹劾宣王的那御史大人被人弹骇侮辱儿媳,而且被人当场撞破,人证物证俱在。

    咳咳,你说这事巧不巧?巧到让得罪宣王的人全身发寒,宣王报复的手段,实在吓人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是皇上的人,皇上让刑部严查,摆明了也是要掩盖这件事情,同时也表示对刑部尚书的看重。

    皇上有意保住京兆府尹和九门提督,却不想这两个人一点也不争气……

加入书签
首页 | 详情 | 目录
正在加载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